第14届策划周

教学•创作•普及•提高——世界首位电子管风琴博士沈媛访谈录

文字大小选择  a A

发布时间: 2011-4-24 18:32:38

 

 

教学·创作·普及·提高

——世界首位电子管风琴博士沈媛访谈录

2008级艺术管理专业:郑大玮/

 

不是前言的前言

沈媛,中央音学院主科教,青年子管琴演奏家,演奏家级别获得者,世界上第一位子管琴博士,以探索传统琴与子管展的可能性博士研究课题2000全国比少年第一名、洲国少年最杰出演奏200220052006得三次全国比成人第一名2002洲国成人第一名2006年世界国际电子琴比第四名。2007YAMAHA乐资认证演奏家级别,成第一个此殊中国演奏家。200711月,考入日本圣德大学子管琴博士,成界音史上第一位子管琴博士研究生生。2010年,扶社米山学金得者。2010年,北京琴国第一名。20113月,以首席毕业生的身份,被授予博士学位。

沈媛不可以出色的诠释古典音并且流行音、民族音等多乐风格。近年来,沈媛已多次在日本、泰国、来西、以及国内北京、天津、上海、重、广州、深圳、厦、哈尔滨春、沈阳、大、成都、昆明、西安、武、青、杭州等地举办了近百形式的音会,其中个人独奏音40。曾邀参加北京电视台心心文演出、教育部春节晚会、奥运文化等大型文演出。在日留学期繁出席各大学会,如YAMAHA座音乐厅落成念音会——「精英音」等,受到了国内外同专业人士的广泛好

在琴房门口,还未开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沈老师正在观赏外面的风景。当我们进去时,她转过身来,温暖的微笑,嘴角的弧度让所有脑海中关于她首席博士生的高度变得亲近起来,三年前,她的音乐带着纯朴的性格感动了观众,三年后,学成回来的沈媛,眼神中,多了一份笃定。在这样的傍晚,余晖照在琴键上,听她娓娓道来关于生命,关于音乐的故事……

 

世家,责任是一种天生

沈媛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沈晓明是中央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两所学校的电子管风琴专业主任,多年来作为领军人物活跃于中国电子管风琴界。沈媛从小就受到良好的音乐教育,在她6岁的时候,第一次接触电子管风琴,或许是上天特意安排这个女孩来此专业有所造作,她深深的迷恋上了电子管风琴的音色,并且从小就显示出了一种坚定的意志,即使小时候个子还不够高,够不到管风琴的踏板,她还是每次都要认真的旁听父亲上课,在那个丢沙包跳皮筋的年代,沈媛不同于一些小琴童对于练习感到枯燥,天然对于音乐的爱好使得她的领悟超出了别人。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沈媛就跳级去了沈阳音乐学院附中学习,从此以后展露头角,在无数比赛中获得奖项,随后沈媛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电子管风琴专业,毕业之后作为优秀毕业生被选留在母校任教,但是,为了进一步深入的钻研演奏技术与学术问题,沈媛决定出国留学。她于2008年考入日本圣德大学院音乐文化学科进行博士课程学习,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电子管风琴专攻的博士,她的研究课题得到圣德大学的高度重视,学校为她配置了由著名专家组成的博导小组,其中由著名的教育家、演奏家水垣玲子、松居直美、岩井孝信三位导师教授沈媛传统管风琴和电子管风琴的演奏,由著名的音乐学院德丸吉彦、高松晃子指导她的论文的课题研究。经过精心的准备,沈媛于今年1月份和2月份分别通过了学位音乐会和论文答辩,其博士论文《管风琴在中国》已经被日本国家图书馆收藏。

关于自己的专业,沈媛有一种天生的责任感,她说从小看着父亲怎样培养自己的学生,不仅仅教授他们技巧,还常常带着他们感受生活,锻炼身体,也是从那时候起,她从父亲身上承袭下来的,不仅仅是音乐的灵性,还有那份与众不同的为师之心。有这样音乐世家的背景,命运要求她必须把这种学术精神发扬下去。

 

演奏,弥漫生命的哲理

早在2006的音乐会中,就有评论家惊叹于沈媛高超的技艺以及那份音乐表达中与年轻不相符的深沉情感,她从不把情感寄托于表面的炫技和夸张而又繁复的动作,她没有为了迎合观众去粗糙处理乐曲的铺垫,只把高潮部分诉诸于夸张的情感表达;而是把感情渗透到每一个音符中去,自然的流露,一点点达到情感的饱和。这一点,在浮躁的音乐界,显得尤为智慧而感人。这个年轻的音乐家,在演奏上有着近乎完美的追求,因为她笃定作为一个演奏家,无论市场,无论观众,无论金钱,你的本质就是守住最真诚的演奏。

也因为如此,沈媛不仅仅在技术上精益求精,也常常在生活中寻找激情与灵感,来辉映自己要演绎的音符是怎样的灵动。她常常会背包旅行,背着她的相机,去一些最朴素的地方,找寻最原始的力量,寻找自己作为人与世间万物对话的每一个机会;她也常常在与学生的玩笑嬉戏中,找到灵感的力量;她练习太极拳,努力钻研中国古老文化,这在她结合中西方音乐美学于演奏中尤为重要;她喜欢研究历史,想象一个年代中音乐曾经有过什么故事,是“心悦君兮君不知”还是“为得周郎顾,时时时抚错弦”;她还喜欢马克思的哲学,喜欢缜密的逻辑带给她表达的力量……一个音乐家,过着一个诗人的生活,沈媛的音乐,有着浑然天成的魅力并不稀奇,因为是在长期沉淀中,一点点的感悟的摩擦造就的气场。

    在沈媛讲到于日本举办的长达两个小时的音乐会的时候,笔者字的笔画忽然就乱了阵脚,两个小时的音乐会!那该是一个多么难以完成的任务。而她微微一笑,讲起为了准备音乐会她每天如何锻炼身体,如何为自己做营养餐,如何不断的修炼自己强大的内心。在沈媛的眼里,演奏,从来就不是肌肉的震颤,关节的开合能够完成的事情,亦步亦趋的做法不能让她的音乐嵌入时间的刻度;她,更加懂得如何让自己完全将生命交给音乐,再融合,然后,认认真真的从听众耳边呈现,那份独创性同时又是人性最相同的共鸣之处,这一点,让她的毕业音乐会得到了导师的全票通过。

在日本的学习中,最重要的不仅仅是艺术教育的过程,在沈媛柔软的心中,在另外一个国家中的特殊情感积累给了她音乐中源源不断的动力。糯软的樱花瓣拂面而过,潮湿的空气渗透在她明亮的眼中,关于祖国的想念和深爱,开始成为这个年龄中最深沉的积淀;而最浓郁情感的积累,最不同于其他人的成熟,成就于311日的日本大地震。如果说在这之前,她还沉浸在自己前途似锦的喜悦中,那么大地震,给了她一卷缓缓展开的生命意义之书,当她说到此时,眼中闪烁着泪光:“那时候我就想,或者某一天我脆弱地因为某件事情就失去了生命,来不及把我这么多年的积攒起来的音乐力量释放出来,来不及帮助我的学生进步,来不及把我的知识奉献给我的祖国。” 她对生命的意义的认知,不是个人生命的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在地震之后,毕业典礼被延迟,而沈媛的归国行程要早于典礼,这意味着可能她不能参加学校的典礼了。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学校居然为她一个人举办了毕业典礼。在典礼上,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是按照之前的仪式步骤进行,这不仅仅是一次考究的文化仪式,更是对于一个博士学者的激励,沈媛说在这样的严格的形式中,当她接过手中的毕业证书,她更加感受到肩上的重担的意味,而校长的一番话更是让沈媛泪如泉涌:“沈媛,我看过你在表参道的圣诞音乐会,我当时就想,这个学生不仅仅会活跃于在日本和中国两国的舞台上,还会活跃与世界舞台之上。今天我恭喜你毕业,不知下次会何时才能相见。在此,我祝愿你健康,但比此更重要的是,我祝愿你有颗健康、强壮的心,这是一切之根本。 期待你在世界舞台上的精彩表演。" 为一个人举办的毕业典礼,答辩全票通过的毕业生,世界上首位电子管风琴博士生……有这些光环的笼罩,她却惶恐的说自己何德何能让老师如此厚爱,这份谦逊,将会给她更加长久的力量不断的在音乐的世界中钻研。

 

教学,庞贝古城般美丽与痛苦并存

对于自己的专业,沈媛有自己的认知:“我的专业是一个新兴专业,发展至今,它可以满足现世,但不足以流传后世,它面临最大的质疑就是他的学术性,所以我的目标就是,用我之全力,去发展和巩固我所爱的音乐,让世人看到,是的,常青藤就是这样从墙中钻出,拼命地伸展,伸展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就是我所爱的专业像常青藤一样的顽强的生命力”。一个人有了历史感便把自己的生命变得认真而精细,沈媛就是这样的人,她不希望自己成为多么受欢迎的演奏家,她希望自己能够真正做一些贡献,被历史记住,她希望变成中国电子管风琴的发展中的桥梁,从她的嘴中,我听到了关于桥梁的最美好的解释:“作为一座桥,你不仅仅肩负这一个跨越障碍物的功能,你还要承担比路面更大的重量压力,你要让所有的人都从你的背上走过去,有时候,当你足下是湍急的河流,你就更加疼痛,为了不被冲到河里去,你要不断的完善自己,让自己像历史中很多坚固的桥梁一样存在着。”这样形象的比喻不是为了感动谁,而是她对于自己今后艺术教育的深刻理解,她明白这个过程是痛苦并且快乐的,尤其对于电子管风琴这样在中国还是萌芽的专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八个字,安放在这样年轻的老师身上显得过于隆重,或者有些夸张或者有些荒谬,但是,一个人的认真和执着远不是几个字能够形容,那份为师之心令人感动。

在教学中,沈媛喜欢挖掘每一个人的性格特征进行不同的教导,她喜欢用各种各样的比喻和生动的形体语言来表达那些高深的音乐符号,相对于受俄罗斯情感为主的音乐教学方法来说,沈媛更相信在音乐教育中,理论知识的重要性,情感表达固然重要,但是理论给与音乐存在合理的智慧感,沈媛说到:“如果掌握充分的配器、和声、作曲等理论知识,在演奏中,你就懂得作曲家的理性结构是如何承担感情的,在演奏中就会更加水到渠成。”因此她要求学生很严格,理论课程是跟作曲系一样的强度。 除了严格再严格,除了每次上课的时间都毫无怨言的为学生延长之外,她年轻、善良的心让教学过程充满了快乐,她的徒弟更习惯叫她媛姐,更喜欢把心事跟她诉说,这样的师生关系培养出来的学生,演奏中那份真挚尤为珍贵。

 

普及,在深度和广度中打磨宝藏

由于电子管风琴的特殊性,使得沈媛肩负着更重要的历史使命就是完善和发掘管风琴音乐的曲谱。在沈媛看来,传统管风琴的发展历史漫长,曲库非常浩大,再加上因为伴随着宗教传播,它几乎超过了任何乐器的曲库,除了宗教曲目的浩瀚,世俗曲目也数不胜数。所以在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些曲目就像是一口有深度的石油矿脉,需要不断的纵横历史寻找不朽的曲目来普及现世管风琴曲目;而电子管风琴作为新兴的乐器,有着得天独厚的特点就是可以将流行和古典结合,具有广度,需要不断的在表面延伸有可能发展的新奇结合。两种从深度和广度上的挖掘,就像是寻找宝藏的过程,因为宝藏太多反而需要独特的艺术眼光,这样承前启后的工作让沈媛又有了另一种责任感——诠释新时代的管风琴音乐。她想让观众了解,管风琴音乐,它浩大的声音,它最接近生命象征的音响,不仅仅是基督文化下的产物,也可以在当今的社会被当做纯粹的艺术来欣赏,她希望能被观众抛开信仰的疑惑而去真正的拥抱这个音乐,也希望流行因素能够拓宽音乐的广度,让观众在音乐会中不会接受太过繁重的欣赏负担,而是轻松的,愉快的。

沈媛将于六月份在中央音乐学院举办首场归国音乐会,此场音乐会在选曲中颇具新意,曲目集古典和现代的因素为一体,其中还有原创的交响曲,凝聚着她多年以来的情感矿脉和技术结晶。最值得期待的就是,这场音乐会以感恩为主,一个如此殊荣的音乐家,将以充沛的感情寄托在音乐会中,展示给所有给与过她力量或者说所有给予过音乐发展力量的人们,并且诉说出自己独特的生命体验,这不得不说是一场已经超越演出本身的演奏会。

 

不是结言的结言

两个多小时的访谈,有太多的东西还在萦绕,有些时候大道理被智者说的太多,反而没有激起愚钝的人们耳边一点震颤,可是就是这样听一个年轻的老师娓娓道来一些关于人生,关于音乐的很久以前好像很熟悉的智慧的时候,忽然觉得大彻大悟,忽然觉得新奇,觉得人生有太多的东西值得品味。夜晚的风很冷,离开琴房的时候正巧碰见她的学生,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嘘寒问暖,我看着中央音乐学院绿意盎然的草坪上,有一些花朵开着欣欣向荣的状态,有这样的老师,实在是一种良辰美景。

 

 

 

© Copyright 2013 Arts Administration Program in Music at Musicology Department, Central Conservatory of Music,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艺术管理教研室